ò落商问玖ó

眼厨,叶王,唐毒,狗崽,策藏,雷安,双黑,霹雳深坑。玖√

霹雳大学之——【舆兰】对面桌的小哥哥们别秀了

小学生文笔。ooc。一笔带过风雀,魔戬/息戬,岁罗烟后,金银。

如果能接受,那么久go on吧

————————————_(:з」∠)_————————————

71L LZ

接下来,他们给我强行塞了狗粮。

粉紫头发的小哥哥把盘子里的洋葱夹给棕发小哥,结果被按住了手,“别挑食。”是我喜欢的低音炮。

我假装认真吃饭,实际上我在接连不断地偷窥他们两个人的互动。

然后我就看到粉紫色头发的小哥哥撅起嘴,眼睛湿漉漉的看着棕发小哥,特别撒娇地叫了一声“舆哥哥”,那声音,又甜又软,我一个女生听了都忍不住要动心,即使这是狗粮。

果然,棕发小哥动摇了。

让粉紫头发的小哥哥又叫了好几声,一声比一声软,一声比一声甜。

他真的是男孩子吗,我一个女生听得幻肢都硬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确认了他的喉结。

72L

确认了喉结海星。

73L LZ

不确认喉结我可能真的又要觉得他是女孩子了_(:з」∠)_

74L

现在是要学会撒娇才有男朋友吗?教练,我也想学!

75L

教练:你什么都想学。

76L

教练:你什么都想学。

77L

教练:你什么都想学。

78L

教练:你什么都想学。

79L

教练:我也想学。

80L

楼上破坏队形拖去烟都。

81L

??啥玩意?这么残忍吗?

82L LZ

最后棕发小哥同意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好了我知道不惊喜也不意外_(:з」∠)_

棕发小哥任由粉紫头发的小哥哥把洋葱夹到他碗里,然后自己还把盘子里的肉夹给他。

83L

虽然感觉很情侣。但是这狗粮很暴击了。

84L

太甜了。我需要逆海崇帆的牙疼药。

85L

这么甜的一对我们居然没人知道_(:з」∠)_我觉得我们需要更深入的挖掘一下。

86L

楼上说的对。

87L LZ

然后就在粉紫头发的小哥哥把洋葱夹完的时候,棕发小哥终于开口了,他说:“兰儿,多少吃一点吧。”

然后粉紫头发的小哥哥手一顿,脸,有,一,点,点,红!我拿我5.2的视力发誓!

再然后,棕发小哥捧起兰儿小哥哥的手,低头,特别特别温柔的在他的手背吻了一下。

我几乎要忍不住自己的姨母笑了!!!

螺旋升天放烟花

88L

颤抖

这狗粮我能再吃一盆!

89L

所以到底是谁啊∑

90L

原来,兰儿,是,男的?!!!

91L

我靠楼上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92L

等一个深扒!!!

93L

等一个深扒!!!

94L

等一个深扒!!!

95L

一人血书!

96L

我知道!你是刚刚那个说棕发小哥是你们副部长的那个!

97L

是我_(:з」∠)_我那天去值班的时候在电梯口正好碰上副部长在门外打电话。就特别温柔啊,然后各种“兰儿”“兰儿”“兰儿”的,又关心生活又关心饮食的……

我还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女朋友。结果他说你猜_(:з」∠)_我就觉得这是个否认了。

没想到居然是男的!

98L

啊对了,我们副部长叫魏坤與。

99L

终于出来一个了。

100L

终于出来一个了。

101L

普天同庆!!

102L LZ

呀!终于扒出来一个了吗!

在亲完手之后,魏坤與给他夹回去了两块洋葱,又夹走了大部分青椒。

然后我看到兰儿小哥哥超乖的点头。

噫呜呜呜噫

这狗粮塞到我撑_(:з」∠)_

103L

真的肥肠狗粮了。

我以为我不会再为狗粮而颤抖。没想到_(:з」∠)_

104L LZ

再然后就没了。因为我吃完饭了。

等等还有一点。就是我走的时候正好要绕到他俩后面,兰儿小哥哥的腰,特别细!!!!

第一次直观感受到什么叫盈盈一握!!!

真实羡慕嫉妒了。

105L

没有后续有一点遗憾。不过真的没人扒得出兰儿吗?这一听就是昵称鸭_(:з」∠)_

106L

我去戳戳列表里的逆海崇帆大佬。

107L

期待!

108L

即使学院有那么多美人,我也还是期待每一个不同的美人。

109L

没办法啊,美人都和自己没关系。只能期待其它美人了。

110L

楼上不要把真相戳破鸭【爆哭】

111L

过于真实引起不适

112L

不过应该庆幸他们都不怎么穿情侣装吧。

113L

他们不是没有,只是不怎么在学院里穿而已。学校里公然穿过情侣装的也就……龙戬和魔息珥图吧_(:з」∠)_

114L

龙戬不是创神学院最文艺那朵花吗∑他不怕团长吗?团长大名如雷贯耳。

115L LZ

这就要我这种创神学院的人来回答了。

龙戬是创神学院研二的学长。他大四的时候给老师当助教正好带了七个新生,就是非常出名的红冕七元,其中一个就是团长。

所以不管怎样,团长是不会对龙戬动手滴。

而魔息武力值又略高于团长。

所以。

116L

红冕七元就是我们心中的痛!前年大学语文的期末考让我们分别写出红冕七元的名字。

我???

七个名字就写的出鬼方赤命和赦天琴箕了。

117L

我也。。。。。。

皇叔没事给他们取这么难写的名号干什么啊qwq

118L

哈哈哈哈,大佬回我了,他说他在看了!

119L

真的?!蹲!!!

120L

一人血书求狗粮。

121L

二人血书!

122L

跪谢大佬,蹲糖!

123L

唔,不是大佬来着。我只是秘书处那边的文员,多少见过他们几次。

你们最想知道的,兰儿本名梦骸生,和魏坤與一样是大三的。

124L

等等?梦骸生?那不是我们部长?逆海崇帆的生印?

125L

没错!梦骸生从暑假开始就在逆海崇帆外地的分公司忙前忙后,这几天才回学校。所以你们这些小萌新没见到他很正常。

126L

嘿嘿嘿。副部长x部长,下克上吗?我喜欢这个剧本。

127L

突然兴奋!!有糖吗有糖吗!!

128L

也不算下克上吧。弁袭君和鸠神练开始写计划书的时候其实只有六个人,弁袭君、鸠神练、杜舞雩、梦骸生、千夕颜、病子,后来是弁袭君四处跑腿拉人,然后找到魏坤與,把他介绍给梦骸生做副手。

到公司成立后,其实是魏坤與主动做副手的。不然应该是像老印那样千夕颜和几度寒分管。

小声说,其实有次聚餐的时候我碰巧坐在死印旁边,听大佬们聊天,然后大概知道的是,弁袭君把魏坤與介绍给梦骸生之后第二天他俩就在一起了。

129L

第二天,就,在一起了【痴呆】

130L

这么快的吗???

131L

只有我一个人想笑吗?孔雀把自己身边撮合了那么多对,最后他跟杜舞雩一个多月前才终于在一起。

132L

楼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怕被孔雀打吗??

过于真实哈哈哈哈哈哈。

133L

你看看他撮合了魏坤與和梦骸生,玄嚣和鸠神练,参和了古陵逝烟和宫无后,倦收天和原无乡,沐灵山和山鬼,说太岁和天罗子……

139L

他这不会是在拿自己的姻缘成就别人的爱吧【bushi】

140L

我觉得你们可能都想被孔雀打。

141L

地擘才没时间打人呢,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死印。办公室都来的少了。

142L

不过说到办公室。上次,我去芳骸九畹送材料的时候……

143L

我有预感会是糖!

144L

我也觉得

145L

敲碗蹲!

146L

就前天,他们两个人的办公室没关门。估计梦骸生是刚回,门边还放在行李箱。

然后梦骸生站在办公室正中间撒娇。具体说了啥我也听不清,估计是说自己累……

为什么我这么猜呢,因为接下来……

147L

接下来???接下来呢?

148L

大佬跟楼主一样坏!!!

149L

吊人胃口!谴责!

150L

打字是需要时间的好吗!!

151L

大佬我错了,您继续_(:з」∠)_

152L

霹雳式乖巧

153L

接下来,魏坤與就伸手,直接把梦骸生打横抱起来!公主抱!!!

然后慢慢走到沙发边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人放下。

每次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魏坤輿就护着梦骸生跟护着宝一样,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令人羡慕。

154L

这么甜的吗?????是我喜欢的桥段呢_(:з」∠)_

155L

然后梦骸生就看到我了。

我就顺势进去送了材料,就跑了。

打扰人家谈恋爱不道德

156L

给我一个进逆海崇帆的机会吧qwq我也想围观大佬们谈恋爱。

157L

也就能围观了_(:з」∠)_

——FIN——

霹雳大学之——对面桌的小哥哥们别秀了【舆兰】

论坛体初试。文笔差。私设有。ooc。

一笔带过赤隼和金银。

如果各位看官能接受那么就go on!

——————————————————————————————

1L LZ

今天饭还没吃完,就被塞了一嘴狗粮_(:з」∠)_

2L

前排嗑瓜子

3L

火速搬来小板凳,我有个预感,这是大家都认识的一对。

4L

不赞同楼上,要是大家都认识的那几对还用得着特意扒?

5L LZ

啊,是这样的,我是隔壁创神学院的,今天来四轰学院是来找朋友借东西的。

本来借完东西我们俩说好一起吃饭的。结果,他部门有事,就只剩我一个人了_(:з」∠)_

然后我只好孤身一人去食堂。

我现在觉得他必须对此负责,如果不是他没跟我一起去吃饭,我也不会收到这样的狗粮暴击了qwq

6L

感受到了楼主哀怨的语气。

7L

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

8L

对不起,但是楼上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9L

虽然,但是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偏题了。

10L

哦_(:з」∠)_似乎是这样的

11L

话说创神学院那一对对的也不少吧,楼主怎么反应这么大?

12L

是鸭!斩龙剧团的鬼方赤命和赑风隼不就非常甜吗!都是你们创神学院的。

13L

没错!赤隼不止甜,还十分的和♂谐!

14L

是的!我是书画社的!我听社长东方璧说过鬼方赤命经常给赑风隼请腰疼的假。

15L

腰疼的假?!woc!!真的假的???这么厉害的吗????

16L

是真的_(:з」∠)_鬼方赤命经常去给假条盖章那个时间点我在办公室值班。

哦对,我也是隔壁创神学院的。

创神这边他们确实不怎么强力秀恩爱。主要是团长在。

17L LZ

说实话,创神学院外嫁的比较多。还有一点就是跟楼上说的一样,有团长在,大家都恩爱的不太明显。

话题转回来。

那个时间人本来就不少,快十二点的样子,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空桌子,然后打了饭。

过了不一会儿,那两个小哥哥,走过来,问我对面有没有人。一个很高还挺精干的头发是棕色的,另一个粉紫色长发穿酒红色镶金边的衬衫。小声bb,我开始以为那个粉紫色头发的是个小姐姐,声音也柔柔的,甜甜的,直到我看到了他的喉结。

其实他们挺赏心悦目的,我当时毫不犹豫的说没人,觉得看美人吃饭真的是一种享受。

然后我错了……

他俩背着同款书包。

18L

明显特征出现了!但是……ummmmm粉紫色头发,这个_(:з」∠)_

19L

我感觉我见过他们。但是……

20L

我也。

21L

你们没人好奇团长吗?我很好奇啊!!据说是个惊为天人的大美人!为什么要叫团长啊!

22L

团长本名赦天琴箕,是创神学院琴系教授御清绝先生的得意弟子。至于为什么叫团长……

23L

叫团长是因为她是FFF团团长。

24L

FFF团,团长???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25L LZ

团长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初恋,因为各种不可抗因素,团长初恋病死了。然后团长就“愿天下有情人,不成其好。”

26L

ummmmmm这,这题超纲了_(:з」∠)_

27L

等个课代表

28L

课代表没有,但是我要提醒你们歪楼了!我想继续吃狗粮x

29L

对哦,楼主快说下去,之后发生了什么?

30L

你们自己学院里的都认不出来吗∑

31L

这个特征虽然很明显,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有什么办法啊_(:з」∠)_

32L

估计人家自己也很低调吧。我也很好奇是谁诶。

33L LZ

你们别急鸭,楼主打字也是要时间的_(:з」∠)_

先说说同款书包吧。因为我舅舅是个高端设计师,我去他家的时候就能了解到很多乱七八糟的知识,比如说某些高端品牌的特点之类的。

然后……

34L LZ

等等,我要去开会了_(:з」∠)_回来继续!

35L

然后什么?你说完再走!

36L

???楼主??你这个行为跟渣男有什么区别?!

37L LZ

至少我还知会你们一声!

38L

好像很有道理。

39L

楼上大概被忽悠到了。就算说了一声,本质还是渣男行径。

40L

所以然后啥鸭_(:з」∠)_

41L

楼主吊着我们的胃口又不说完就跑!

42L

粉紫色头发?! 我刚刚才爬进来。这个人我在逆海崇帆见过!

43L

逆海崇帆?是我知道的那个逆海崇帆吗?

44L

没错!就是那个逆海崇帆!荼罗无疆!

45L

荼罗无疆!遇见同志了好开心!

46L

等一个深扒鸭_(:з」∠)_楼主跑了,等看起来知情的深扒。

47L

我也只是感觉我见过。学院不是财大气粗的给逆海崇帆拨了三层楼吗。我有一次从二楼交材料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粉紫色头发的(到底是男是女???)从三楼下来。

48L

那也有可能是更楼上的吧?

49L

楼上一看就不是我们学院的。

50L

确实,我是九轮学院的。今天来隔壁论坛转转。

51L

简单科普一下,四轰学院给这些学生组织或者已经形成规模的小型公司建了两栋楼。这两栋楼的顶层一个是逆海崇帆一个是永旭之巅。

逆海崇帆是因为二把手弁袭君有点神神叨叨,要住在离神最近的地方。

永旭之巅是因为,倦收天喜欢在最高层看日出_(:з」∠)_

50L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提原无乡的烟雨斜阳挑了一楼。

51L

哈哈哈哈哈哈头都笑掉了

52L

我还记得公示结果出来的那天。倦收天个人主页上那三个问号。

53L

哈哈哈哈哈哈笑飞好吗!我还记得那之后原无乡吐槽倦收天把他的饼都吃了,一点没给他留。

54L

他们之间什么都可以用饼解决吧【bushi】

55L

除了那次三掌断情。应该都是饼解决的。

56L

啊。我还记得,那是他们刚入学的时候。那时候我刚签了森狱的三方合同,准备去实习了。然后那天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原无乡在倦收天衣服上贴了三个巴掌印,说“我没法下手打你,这样三掌之后,我们就情至意尽了。”

57L

哦吼?这么个三掌断情真的大丈夫?

58L

有点厉害(跪下

59L

原来高端局是这么玩的,是我输了。

60L

怪不得学院里只流传着三掌断情的传说,但是没有……

61L

但是没有具体过程。

62L LZ

我回来了!不过你们居然在扒金银这对。他们在创神这边也很出名!

63L

回来了就继续扒那对小哥哥吧!据说是逆海崇帆的人呢!

64L LZ

逆海崇帆吗?我只是比较知道逆海崇帆的二把手。

果然逆海崇帆的美人不少呢。

啊对不起我继续。

他俩的包因为是情侣款所以我注意了一下。啊,我就不应该注意那一下的。

是国际顶尖品牌PL的定制背包。整个包的皮质的光泽,拉链的特点,然后是背包的背带,是无法仿造的那种手工的感觉。

然后应该是有刺绣秀了几个字。

棕发男生那个应该是“X图”前面那个字我只看到了一个雨字头,然后粉紫色头发那个男生书包上绣的是“兰XX”第二个字应该是猗吧,桌子挡住了看不见。

65L

不会是霸图吧hhhhhhh逆海崇帆小透明表示我们副部长的包上绣着霸图。

66L

万一【?】

楼上你是公关部的吧。

67L

没错,我确实是公关部的。据说我们部长特别好看,结果就没见他出现过!

68L

生老病死四印我就差生印没见了。

69L

我都觉得我们是个假的公关部。部长天天不在,每次有啥事都是副部长来说的。生印就跟不存在一样。

70L LZ

看起来棕发小哥很有可能是你们副部长鸭。

他俩打饭回来的时候,是棕发小哥一人端了两个盘子,平平稳稳把盘子放好,然后拉开椅子,等粉紫发的小哥哥坐下他才坐在他旁边。

——TBC——

记个梗【我觉得我想不起来写的】


祸风行曾说:地擘不能活。
却没说弁袭君不能活。

枫岫说:好友拂樱,吾原谅你,吾不恨你。
但他原谅的是拂樱,不恨的也是拂樱。

哭一会儿先_(:з」∠)_

【风雀】轮回

略ooc预警
私设进仙山前要经历一段路
七夕我来发刀了dbq
——————————————————————————————
“祸风行,吾还你了吗?”
这是弁袭君留在世上最后一句轻喃,也是杜舞雩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谁也不知道仙山是个什么地方
只知道死后一睁眼,面前就有一条路,顺着那条路直走,走到尽头,就是仙山的入口。
这里有着整个仙山最多的柳树,也许是意味着留,也许是为新鬼们提供足够的阴气方便他们适应。
仙山只有这一个入口,死后会从这里进入仙山,也只有这一个出口,沿着这条路出去便是轮回转世。
仙山的山灵是一个话痨,在那条通往仙山的路上,他会与每一个新鬼搭话。他知悉仙山里的一切事情,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在这一段来到仙山或者离去轮回的路上才能与鬼沟通。

几乎每个人都会进到仙山再去轮回,说是几乎,也确实是因为少有例外。

弁袭君睁开眼,天地间灰蒙蒙的,脚踩着坚实的路面。
“这里是……”他四处看了看,上下左右都是一片混沌,唯有脚下的路,还能隐约看到轮廓。
“沿着这条路走到尽头,就到仙山了。”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在弁袭君耳边响起。
仙山是个什么地方?
还没等弁袭君问出口,那个声音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问题,“仙山是个什么地方等到到了你就会知道,”他顿了顿“你们这些新鬼来了都要问仙山是什么地方,我也不想说那么多次。”
“是会遇到还没有去转世的人吗?”弁袭君聪慧,也大约猜了猜。
“是。”山灵应了一声,“你愿意给我讲一下你的故事吗?”山灵过于了解仙山上的一切,这让他感到无趣,更多的,他想要知道这些人,不,这些鬼生前的故事。
弁袭君沉默了一下“没有什么不能讲的。”他叹了口气,娓娓道来。从贫瘠的过去,到三人同甘共苦建立逆海崇帆,他不可求的感情,再到逆海崇帆的封印与解封,杜舞雩的死亡……
一滴泪滑落,滴在衣领上,“都过去了。”弁袭君叹了口气,“落了这滴泪,我的感觉好很多了。”他抬手擦了擦已无水迹的眼尾,“无所谓放得下放不下,不是吗?”他似乎是在问山灵,又似乎是在问自己。
人死了之后,总会有一些生前放不下的事情,会在心里突然不再重要。

杜舞雩在仙山的入口等着,他在等一个人。过了没几天,他看到西宫走入了那段混沌的通道。只有生前关系深厚的人,才能在对方死后在他来到仙山的路上接到人。“能有这样一个徒弟,大宗师真是幸运。”杜舞雩低声道。他曾经有过一阵冲动,想要走入那段混沌长路,但他却止步了,他对自己能够接到弁袭君并没有信心。若是画眉还在,画眉定是能接到人的。只可惜画眉并非修道之人,只在仙山稍作停留,便早去轮回了。
没过多久,宫无后也来了,但他似乎无意去接,站的笔直,手中提着朱虹剑,两人相互问了个好。
不远处,朱寒躲在树后看着。别黄昏本是强烈反对自己儿子去接大宗师那个混蛋的,然而他眼睁睁的看着宫无后吃完饭之后提着剑就出门了,“儿子大了不由爹啊……”别黄昏长叹一声,嘱咐朱寒跟在他家公子身后。

“我……”弁袭君开口略显犹豫,“可以直接去轮回吗?”
“有人在等你呢,你确定吗?”山灵看着弁袭君停下的脚步,他眼前的路似乎拐了个弯。
“没有人在等我。”弁袭君已经大约知道了,对于灵力低微的人,仙山只是他们轮回之前的歇脚处,如同画眉那般不修道的人,应该早就去轮回了。
“天谕太绝情,也许会念着旧情,但肯定是不会等我的。梦骸生与千夕颜也不会。”弁袭君与这几人共事这么多年,不是不了解“蔽路童子和禘猊还在人世,”他顿了顿“也许花千树会吧,但是,我不想耽误人家了,挺好的姑娘的,我不值得。”弁袭君完完全全的忽略了他生前的执念,或者说,他已经不再执念。
“也许……”仙山山灵想着站在入口的杜舞雩,开了口,却被弁袭君罕见地无礼打断了。
“没有人在等我。”他的语气加重了,眼前的路逐渐明晰,笔直的大路折向一旁,是通往轮回的路。
山灵看弁袭君心意已决,前路已现,也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只是个山灵,不能随意插手。
前方就是通向往生的光幕。
“你有什么愿望吗?”山灵突然问道。
“愿望,”弁袭君笑了“它与希望一样,都是虚无缥缈的浮沫,美好脆弱,也从不会实现……”他忽然哽咽了“如果可以,我希望,来世,不要再遇见祸风行了……”
华丽的披风逐渐消失在光幕之中,如同逐渐死于火焚的孔雀,尾羽翩翻,也很快就消失了。
“你会如愿的。”

杜舞雩看到混沌中有道人影走近,很快便变成两道人影,心中原本的惊喜落成失望。
“嗯?杜舞雩……”大宗师看到杜舞雩的时候惊讶了一瞬,注意力却很快被杜舞雩身后不远的红衣青年吸引去了注意力“无后!”
杜舞雩心里空落落的,他在想,也在等,弁袭君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
顺便求个组织!有群吗qwq
也许tbc也许fin
万一哪天我想起来就给他圆了呢x

【金银】倦收天的手机密码

现代段子

瞎扯有。OOC有。私设有。

灵感来源于过年时候爹娘的对话。对不起这狗粮我吃不下去了。

————————————————————————————————

大家好,我是莫寻踪。

春节快到了,我跟我师尊以及他的伴侣回苦境过春节。

现在是师尊的伴侣,北芳秀倦收天在开车。世人皆知,道真双秀之一的北芳秀其实是个超级无敌大路痴。

 

“好友,帮吾开一下导航。”倦收天方向盘一打,拐上了高速,把手机从裤兜里摸出来递给原无乡。

“我们先回哪?南宗还是北宗?”原无乡自然而然的接过了手机,“嗯?”他把手指按在感应器上“怎么打不开?”他轮番试验了十指,都解不开倦收天的手机锁。

手机最后震动了一下,屏幕上显示,请一分钟之后重试。

“倦收天?”原无乡似是难以置信,“你把我指纹删了?”

“啊?”倦收天一脸茫然,“没有啊。”而后恍然大悟“啊,是这样的。吾不是新换了手机吗,还未把你的指纹输进去。”

原无乡也不是不讲理之人,“罢了,告诉我密码吧。”

“密码,”倦收天轻轻皱了下眉,又舒展开来“密码是200821。”

手机锁顺利的解开,很快,导航的声音从倦收天的手机里传出。

 

我觉得很不对劲。

那个密码。

让我感觉很耳熟。

20,08,21。

等等!

20,08,21!

这不是,这不是我们的生日的日期吗!

我偷偷看了一眼师尊。他脸红了!我师尊脸红了!

呆若木鸡。

我明白了。我懂了。

你们秀吧,别带上我了,我不想做电灯泡啊QAQ

————————————————————————————————

小莫的初登场是在轰定干戈的第32章。我也记不清那是啥时候了,就百度了一下,以爱奇艺的抢先看的时间作为他的初登场时间。

顺便找找有没有金银的组织群呀_(:з」∠)_

【桃雪】【高考作文盲狙】【全国一】社会主义桃雪

【桃雪】【盲狙】社会主义桃雪好

因为这次的作文题实在是太……大家都懂得……

我就没有完全按照作文要求来写了,把给定的时间改成了六个时间点……

然后随意更改了一下时间线,因为不知道该写个什么时间线【头秃】

文笔差有。胡编乱造有。重度OOC有。视角切换有。主题更改有……

然后嫂子重度崩了,跪求原谅……

很抱歉因为卡文拖了这么久【被打】……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

“那这个就麻烦小可啦~”雪兔笑弯了眼,将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桌面上,推向对面的小可“麻烦你跟另外一个我说哦,不过希望不会麻烦到他了呢。”

话音刚落,雪兔双眸合拢,身体升起,魔法阵的光纹出现在他的脚下。

翅膀张开,白袍落地,月右手叉着腰,看向桌面。

“你都知道了吧。”小可抱着烤好的曲奇,一口一个。

“嗯。”月应了一声,手心朝下,正对着那个盒子,一团光从掌心冒出,映在盒子上,然后又很快的消散了。

盒子不见了。

“嗯。好了。”月收回手。

“他还担心会不会麻烦到你呢。”小可又吃了一块曲奇。

“不会。”月垂下眼帘,面无表情,内心却再为自己吃到的狗粮而心塞“我回去了。”

光阵再次亮起,翅膀收回,雪兔抬起头。

“他说不麻烦。”小可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

“真的吗!那就好!”雪兔一脸惊喜。

“说得好像你干了啥他不知道一样。”小可腹诽道。

 

其实盒子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是一个本子,里面记录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2008年

这一年,我转学来到了友枝高中。

他一直看着我,为什么呢?从小到大就没有人会注视我那么久。爷爷奶奶也许曾经有过,但是这肯定不在我记事之后。

啊。他真的看了好久,难道是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老师让我去他旁边坐着。嗯,好吧。也许他看起来不是那么严肃的人呢。

果然不是!他居然先跟我打招呼了!

 

“我是木之本桃矢。”桃矢看着走到他右边的人,率先开口“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雪兔很明显的一愣,然后赶忙鞠了个躬“我是月城雪兔,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桃矢“嗯”了一声,然后笑了一下。

他……长得真好看。

雪兔默默地想着,面色染上红晕。

 

2009年

第一次被人邀请一起过年,真的很开心呢。虽然今年爷爷奶奶又不回来。不过总算不是自己一个人过年啦。

桃矢邀请我以后去他家一起做功课。我答应了。第一次跟人玩的这么好呢!希望以后能跟他一直这么好下去!

他们家宵夜好好吃。小樱好乖啊,还会送夜宵来照看桃矢。我也有点想有个这样的妹妹。

 

“想吃就吃吧。”桃矢看着雪兔无意飘忽到蛋卷上的视线有些无奈“家里还有呢。”

“真的吗!”雪兔的视线中满是对食物的渴望。

“吃吧吃吧。”桃矢叉起一块蛋卷送入雪兔口中“这是爸爸早上做的。”

“嗯嗯,”雪兔兴奋的点点头“伯父做的蛋卷真的很好吃。”

看雪兔埋头大吃的样子,桃矢有些无奈,一种奇妙的满足感逐渐充满了他的内心。

 

2010年

我感觉最近我吃的越来越多了。

不过还好桃矢经常带我一起去打工呢,不然我可能会把生活费都花掉呢。

桃矢真的是个大好人啊。

不过他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去打工了呢。

是想锻炼自己吗?

 

“阿雪。”桃矢快几步跑向站在路口等着他的雪兔“来晚了,不好意思。”

“没有。”雪兔抬起头,温柔的笑了笑“是我来早了。”

“今天你要穿玩偶装呢。”雪兔抬头看了看晴朗无云的天空“希望太阳不要太大。”

“太阳大也没关系。”桃矢满不在乎“不是第一次了。我能扛得住。”他话锋一转“倒是你,太阳大一点的话去雪糕店的人会多一点吧。”

“但是……嗯。”雪兔有些语塞“我不希望你会热到。”

桃矢一听,轻笑一声“不会的。”

 

2011年

似乎一不小心跟小樱坦白了喜欢桃矢的事情呢。不过看桃矢这样,似乎小樱并没有告诉他我喜欢他。

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

自从知道我体内还有一个我的时候。

他肯定一直都知道,所以……这就是那个时候他看我看那么久的原因吗?他会喜欢我吗?还是说……

 

桃矢突然转过头看向发呆的雪兔,“发什么呆呢?”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生病了吗?”手背自顾自的贴上了雪兔的额头“没有啊。”

“啊!”雪兔眼睛瞪大“没有,啊哈哈哈哈,”挠了挠头“就是一下子想到了一些事情。”他赶紧把身上的工作服换下“我没事的。”

“真的没有事吗?”

“没事的。”

“那好吧,”桃矢的唇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一会儿要不要去买巧克力蛋糕?”

“巧克力蛋糕!”雪兔眼神一亮“好!”

 

2012年

新的一年到了!我本来想先去拜访木之本家的,没想到桃矢先来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过年。

怎么办?

当然是答应了!桃矢还说有一些事情要跟我说。

到底是什么呢?很期待啊!

 

今年与往年不同,小樱没再缠在雪兔身边,这让桃矢感到不一般的满意。他故意落后小半步在家人身后,雪兔走在他的身侧,也自然而然的落后了小半步。

桃矢的手上拎着一个纸袋,里面不知道装这些什么。

过年时候的街市非常热闹,街边有着比往日更多的小吃店,雪兔叉起一串章鱼小丸子,一股脑的塞进嘴里,一边吃一边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

桃矢看着雪兔鼓鼓囊囊的脸颊,按捺住想要捏一把的想法,“阿雪。”他抓住了雪兔的手腕。

“嗯?”雪兔刚刚扔掉装章鱼小丸子的纸盒,“桃矢,怎么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好。”雪兔朝桃矢笑了笑。

桃矢抓着雪兔的手腕,从一旁的台阶拐了上去。

“这是要去哪里啊。”雪兔看着两边层层叠叠的树木,有些好奇。

“快到了,”其实桃矢也不知道这条路会通向哪里,不过路快要走到尽头,是一个山崖边上的小亭子“喏,就是那里。”

“啊,桃矢你是怎么找到这样一个地方的!”两个人走进亭子,正好能从亭子里看到山下的星火点点,光河漫漫。

桃矢看着雪兔惊喜的神色,从纸袋里取出一个便当盒“你看。”

“嗯?”雪兔回头看向桃矢手中的盒子“是你上次说要给我做的大福吗?”明亮的眼神光与山下的灯火天上的繁星相映成辉。

“嗯。”桃矢应了一声,但却没了动作。

桃矢没有伸出手,雪兔也不太好意思主动去接,两个人沉默了一下。

“阿雪,我想说……”桃矢顿了顿,神色间似乎有些纠结,又似乎有些局促,他对上雪兔琥珀色的眼睛,舒缓的笑了“我想说,我喜欢你。”

雪兔似乎很惊讶,双唇微张,眼睛瞪大,“喜欢……我?”语气间尽是难以置信。

“是的。”桃矢上前一步,紧贴着雪兔“我喜欢你。”第二个喜欢比第一个喜欢要更加的顺畅。

“我……”雪兔的眸中满盈着流光溢彩“我也,喜欢你……”

 

2016年

当然现在才不是2008年!

桃矢答应我说要在这一年喝339杯酒的哦。

我很期待啊。

真的真的很期待啊。


【桃雪】【相约产粮】高考作文盲狙

考虑到大家已经咸鱼了快整个开学时期

考虑到高考的脚步再次向我们靠近

阿玖我想玩点刺激的

高考作文盲狙

在高考作文题目出来之前大家都可以任意选择一个高考卷作为自己的盲狙目标

当然几个也是可以的

选择之后

在下面留言狙哪一个卷

然后等到高考作文题目出来之后

就一起疯狂的产粮吧!!!!!!

字数不限!!!!!!

只求不敷衍!!!!!

阿玖我狙全国一


【桃雪】牵手

渣文笔
ooc预警

他们并排走着。
一直都是并排走着。
桃矢撇了一眼身侧的雪兔,不知怎么,眼神坠到了他随着步伐摆动的手上。
手掌大半缩在针织衫的袖子里,只露出来了勾着袖口的手指。手指白皙而修长,皮肤光滑细腻,指甲圆润,泛着淡淡的珠光。
桃矢想了想。
他们勾过肩,揽过腰,挽过臂,可是似乎并没有认认真真牵过手。
“啊……”雪兔的手从袖子里伸出,掩唇,打了个哈欠。
桃矢盯着他的手。
“嗯?”雪兔察觉到桃矢的视线,抬头看向他的眼睛,“怎么了?”
“嗯。”桃矢愣了一下“没事。”
“啊!”雪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把手伸到他跟前“要牵手吗?”
桃矢伸手,抓住雪兔的手,“要。”
他摩挲了一下雪兔的手心,偏头看着他带着温和的笑意的脸。
今晚就从手吃起好了~

【桃雪】母亲的祝福

实在是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
麻麻视角
渣文笔
ooc预警

新年很快就要到了。天上也放了假。
诶?
不要以为天使就不过新年的呀!很多天使也是人变的,天上自然也是有人间的习俗的。
木之本抚子从天上下来,熟悉的找到了自己的家。
藤隆还是老样子,坐在书房看书。抚子在去世前并没有看着藤隆工作过,直到成为了天使,才能无声无息的注视着他。
接着是小樱。小樱晚上都在房间里,要么是写作业,要么是打电话。想到这里,抚子掩唇轻笑,小樱也长大了哟。她看了看小樱房间里正在打电玩的“玩偶”,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小樱的面容,飘飘忽忽的去向下一间房。
桃矢的房间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这点抚子还是知道的。那个孩子她也见过,时不时会来家里的一个小孩。

“阿雪,”桃矢跟雪兔并排坐在床上“我真的好开心。”桃矢偏头看着他。
“呐,我也很开心哦!”雪兔笑的眉眼弯弯,“真是太好了,”雪兔看向桃矢“能跟你在一起。”
“我也是。”桃矢微微笑了,缓缓靠近雪兔的脸“喜欢你。”
雪兔的眼睛微微睁大,又弯弯的合上,也靠近了桃矢。
唇舌亲密的交缠在一起,呼吸的气息暧昧的融合起来,手臂不自觉的收紧,将自己紧紧贴合在彼此身上。

“啊,”抚子转过身,“这两个孩子。怪不得今天总有一种一定要回来看一看的感觉呢。”抚子转过头看了看滚在床上拥吻的两人,“要幸福啊。”抚子微微一笑,该回去了。

我要住在你家【双黑太中】

ummmmm

不能总是白吃粮

掏出小学生文笔来交费

OOC预警

梗来自于以前空间看到的一个梗

私设已经在一起啦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

祝各位看官大人们食用愉快owo

——————————————————————————————————————

    “碰”两声枪响同时响起,最后一发子弹耗尽,墙上出现两个单孔。

    两把枪被随意的丢开,两道黑色的人影撞在了一起。

    “喂!”太宰治侧身躲过中原中也一腿,“够了中也。”

    “够了?”中原中也以更快地速度扭身,一拳砸在太宰治腹部“当然不够。”跟上又是一脚,直直踩碎了墙。

    太宰治喷了一口血,滚开躲过中原中也第二脚。“中也~”即使被揍得吐血,但太宰治的语气语调还是欠揍的拉得长长的,“该收手了哟。”他不知道从哪掏出手机,手机铃声还响着,屏幕上显示的发件人赫然是:BOSS。

    中原中也挥开浮动的灰尘,脚踩在太宰治大腿上,伸手躲过手机。

    “一个小时后,请中也君去码头看一下货物。”

                                           From:BOSS

                                                [9::30]

    中原中也看了看时间,是9:30没错,他冷哼一声,又踹了太宰治一脚,把他踹到另一面墙上。把不知道从哪找到的风衣甩在背上,又不知道从哪找出医药箱,把它扔到太宰治身边,然后重重地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码头上安静平稳,什么都没有发生。中原中也坐在高处挥挥手,示意下边的人可以收工,

    “切。”中原中也撇撇嘴,什么都没有发生啊,亏得他还以为会有什么不长眼的家伙来挑衅呢。他摸了摸帽子,即使有异能在身,帽子肯定不会掉,但他还是习惯压压帽子。坐在高处吹了一天的海风,心情确实好了不少,当然,这也包括工作时间没有看到太宰治。

    结束了工作的中原中也哼着调子,开车回家了,但他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毕竟,太宰治可是差不多一天没出现过了。

    等中原中也到了家,发现事情大条了。

    

    “chu~ya~~~”一个比他还要早回到家,甚至不知道在他家待了多久的人正摊在沙发上无赖的叫着他的名字。

    “太,宰,治。”中原中也额头上跳起一个十字,“你怎么会在我家!”

    “我不在你家在谁家啊。”太宰治动动手指,让钥匙在指节之间转了个圈,“我不仅有中也的房门钥匙,还有中也酒库的钥匙哦~”

    中原中也咬了咬牙,“可恶。”伸手就去抢钥匙。

    可是慢了一步,太宰治对他太熟悉了,虽然打不过他,但是开始的时候总能先一步甚至几步躲开他的攻击。

    “哎呀,”太宰治可惜的叹了一声“我家床塌了,墙到了,空调也坏了。”太宰治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蹲下来抱住他家小矮子的腿,好细,“中也你不收留我吗?”

    “外面有的是酒店。”中原中也把贴在身上的狗皮膏药撕开,“滚出去。”

    “没有钱了!”太宰治瞪大眼睛,努力的唤起中也的同情心。

    “那就睡大街上吧。”中原中也冷漠的环手抱胸站在一旁。

    “呜呜呜,中也好冷漠。”太宰治站起来,整个贴在中原中也身上,“不管,你把我家砸烂了,我就要住在你家。”

    “你!”中原中也攥紧了拳头。

    “中也你忍心看我没有地方住吗?”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的颈侧蹭来蹭去。

    “忍心。”中原中也准备第二次把这张名为太宰治的狗皮膏药撕下来。

    “昨天晚上是我错了。”太宰治突然认错。

    “哼。”中也的手微微松开,有些高(ao)傲(jiao)的撇开头。

    “可是chuya不是也很舒服吗?”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太宰治开始嘴贱。

    “闭嘴。”中原中也狠狠地给了太宰治一个过肩摔。

    “呐。”太宰治眼睛微眯,盯着中也的眼睛,眉毛弯了起来,“chuya~是因为喜欢啊~”

    中原中也脸红了一下,起身,“你爱住多久住多久吧。”